<sub id="pnfdv"><listing id="pnfdv"><menuitem id="pnfdv"></menuitem></listing></sub>
        <em id="pnfdv"><p id="pnfdv"></p></em>

                          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触摸柔软的伤感心情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3-01 我要投稿
                          【www.0333337.com - 随笔】

                            属于女孩子的那种伤感,与天生秉性无关,也与成长的环境无关。伤心的源起,犹如一枚铁钉,无论长短粗细,最终将以怎样的方式定格于哪里,与钉子本身的材质没有一点关系。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白天颠覆了夜的黑,夜又复辟了自己的黑。庞大、深邃、遥无尽头。每每在静下来的时候,回望走过的路,于时间纷扬间抽丝剥茧,渐渐明晰,侵骨入髓,那种伤感也就时不时地蜂拥而至。

                            比如说,雨天。

                            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下雨的时候都是孤独的,尽管城市依旧不减繁华,丝毫不影响车水马龙的热闹。然而,城市孤独的气息分明存在,只是那种落寞、怅惘被踌躇满志所掩盖,不经意将很难觉察。正如芳华已逝,再精致的化妆也难掩岁月留下的沧桑。

                            下雨的时候,乡村倒是很洒脱。淅淅漓漓的雨无声地栖落在每一家的屋顶上时,农人们便自由地尽享这别样的休闲。三五成群地小聚轻呷,与父母妻儿同处居家享受天伦,默默静坐怀想往事,……一种恬淡便成为乡村流淌在血液里的气质分明得到体现。这时候,若到乡村去,原本放松的心情因天旷地远而更回适意,可就是那么一瞬间,也许你正坐在小炕桌旁,也许你正走在小麦拔节氤氲出的清香的小路上,伤心忽然就来临了,毫无征兆地包围了你,这个时候,原本想一路向前、期待着尽兴而返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百无聊赖。心里的伤感太过盛大,什么青山绿水,什么红花草树,一切都抵不过心底蒸腾而起的那种伤心,原本由城市望向乡村那热切的目光开始黯淡,甚至开始后悔,开始讨厌,甚至有一种隐隐的仇恨感。

                            关于你心情的变化,乡村不知道,城市亦不知道,作为外部环境的他们一切依旧,不会因你的好恶而改变什么,亲近于她便适应,憎恶于她便冷漠,直至残酷的现实成为你生命的一种组成。一切都是自然生长的样子,亘古、沉默,我们无语地生长和死亡。

                            伤心是柔软的,是一种可以触摸得到的柔软。无论怎样的季节,什么样的场景,伤心都会不打招呼地突期而至。因此,要想不伤心甚至永远都活得快乐,恐怕就只有疯子才能达到,其实,疯子的无忧无虑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突破了伤心极致后的另一种伤感呢。所以,“祝你永远幸福快乐”的说辞自然也就成为了着眼于并不明朗未来的一种愿景诉求,不必当真。较之于快乐,伤心更显得自己随意些。不像快乐,需要酝酿,需要时间,需要等待。天高任鸟飞,却可能因任意翱翔而招致子弹的戗害;海阔凭鱼跃,却会因过于自由而钻入渔网。草序时令而荣枯,叶应四季而凋弊,等等等等,这就是一种命运,一种无法摆脱更无法抉择的命运。上帝握在掌心的骰子时时为你投掷,伤心抑或快乐,作为被动接受的我们,对自己情绪的控制又有几分成算?

                            黑暗之中,我们像淋湿了翅膀的麻雀,龟缩于屋檐之下,浑如泥巴,心底里莫名地惶惑,害怕山猫一样偷袭的孩子们,尽管知道不会有那么多的意外,但总不免于铺天盖地的关于生命殒落的各种报道中兔死狐悲,慨叹生如夏花,不知道会在哪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凄然凋零。于是,原本淡如轻烟的惆怅演化成了海海漫漫的伤感,难过得不想说话。柔软的心此时已经完全溶化,成为了水样的东西,部分溢出的成为了泪,更多的则在心底聚成了海。

                            城市的雨季远没有乡村那么诗意,世俗得一塌糊涂。孩子们都成为了关入笼子的小鸟,因父母害怕淋湿翅膀而强行禁闭,孩子们的心还在外面,于是便借助于电视或网络来延伸生活。他们还小,伤心耽于浮浅,很快便可以过去。伤感却不一样,那种感觉长久、深沉,厚而博大,有着黑云压城的窒息感。伤感承接着无助,希望仿佛深井罅隙漏下的星光,空洞而又渺茫。目光散淡而又游移,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红云丽日、碧水蓝天一律成为眼底黑白的胶片,浮躁的生活气息、伪饰的人际关系和厚重的空气在眼前的世界弥漫着,心情下雨似地忧郁。

                            一个人,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情绪于一座城市而言,一如飘落屋瓦的尘土。于瓦而言,并不会计较尘土的存在,同样,城市也从不没有留意过你的存在。你来也罢,去也罢,城市还是原本的样子,并不会因你的去留而改变什么。而你却会因城市带给你伤感而记得刻骨铭心,伤感不是硬伤,但至少是温柔的伤害。

                            或许因为在城市居住时间太久,我曾有过逃离的冲动,也只是想从这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去。改变的只是环境,并不能触及根本。如同从一个鱼缸跳入另一个鱼缸。围绕自己的,依然是鱼,只是陌生罢了,并不能改变自己被作为观赏物种的命运。

                            仿佛禅理的顿悟,我在这个阴雨连绵的下午经营着自己的伤感的时候,枉自嗟呀间,突然间平静了下来,像贸然闯入一年陌生的地方,茫然、懵懂,手足无措。慢慢地平复,不禁为自己的神奇转变而哑然。心境何以莫名其妙地转换?我甚至为自己能够如此看破而略有些得意。

                            庸常的生活,有着过多的波澜不惊。演绎感动的心早已因负累而变得麻木。我庆幸自己还能够留存有伤感,还能为一只麻雀的横死而神伤,为那些孤儿和独居的老人而流泪,为路人一个善良的提醒而感动。回望走过的路,鲜花明显少于荆棘,从工作到创业,一路趔趄,却每一步都踏得稳当,走得认真,总还是没留下多少遗憾。

                            伤感的心绪戛然而止。一个喜欢经营莫名伤感的女孩中与过去作别,那些柔软而熬人的伤感几乎是飞跃着远离了我的心底,以后怕是来的次数会少些。心底带有雨雾的声音沉寂了,属于自己的局促岁月从此将重新回归碧水蓝天。伤感,从我的心底被断然抽走。以后的生活中,波及到我,波及到其他与我有关的人,必然会有一些变化,无从评判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总之,属于我的阳光回来了,属于我的秋天也要来了,那些欢愉,那些快乐,以及可有可无的小小烦恼,将蜂拥而来,让我的生活变得日渐充实、丰满。

                            樊雨婷,1988年生,一个执着于文学创作的知性女子,大学本科,渭南市临渭区人大代表,渭南市临渭区好青年。喜欢文学,曾多次在各类文学杂志发表作品。

                          热门文章
                          黑河橇套工程有限公司